缺箱又缺人高运价还将持续多久?

  其中,中远海控是拉涨海运指数的主力军。截至5月21日收盘,中远海控涨停,收报22.29元/股,今年以来股价涨幅超60%。

  同时,随着印度新冠肺炎疫情的恶化,东南亚重要港口国家紧急禁止印度海员入境,也使得海运从缺箱变成了缺人。

  海运板块股价大涨与不断走高的海运价格密不可分。近日,多家班轮公司相继调高了海运运价及相关费用。

  赫伯罗特日前宣布,自6月1日(始发地收货日)起,对东亚地区至美国和加拿大的东行航线,上调综合费率上涨附加费,20英尺集装箱每箱收取960美元,40英尺集装箱每箱收取1200美元。

  万海航运表示,因近期运营成本增加,将针对中国出口至亚洲其他地区的货物上调运费。

  根据新运费标准,20英尺集装箱,上调幅度为300美元;40英尺集装箱,上调幅度为600美元;高箱上调幅度为600美元。

  马士基公告称,欧洲港口码头和仓库面临极大的运营压力,船舶进港等待时间增加。

  海事分析机构Vespucci Maritime分析师Lars Jensen表示,船公司订购的船只将在2024年之前交付,运费高企和集装箱行业的周期性回升可能会持续数年。

  这将有利于高运价在近几年的稳定,集装箱航运公司将受益,而托运人和物流公司则面临更高的运输成本。

  联合国的数据显示,全球80%的贸易依靠航运,全球160万海员中有24万来自印度。

  近期,作为航运枢纽的新加坡,禁止来自印度以及其他南亚国家的海员入境,海员轮换陷入危机,令运力紧张的全球航运业雪上加霜。

  2020年,日本“钻石公主”号游轮出现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后,病毒在船上迅速扩散,最终共确诊621例,感染比例高达16.8%。

  业内人士分析,由于船舶在海上航行,船上人员处于相对集中的环境,容易在食物、用品等方面出现交叉感染,扩散很快,很难被控制,导致船只无法继续航行。

  新加坡国立大学商学院副教授吴培源认为,(海员人手不足)会影响到货轮的排期,也会对供应链造成冲击,这势必会导致消费品价格上涨。

  国际航运公会主席埃斯本·波尔森表示:“对我们而言,现在的第一要务是说服各国政府部门,尽快给相关的海运工作人员优先接种疫苗。”